咨询电话:0371-69682333   联系我们
园区植物
植物花历
侧柏
北京市市树
学名:Platycladus orientalis (L.) Franco (Biota orentalis Endl. ,Thnia orientalis L.)
科属:柏科侧柏属
别名:扁柏

 
形态特征:常绿乔木。幼树树冠尖塔形,老树广圆形;树皮薄,浅褐色,呈薄片状剥离;大枝斜出;小枝直展,扁平,基本处在同一平面,无白粉。叶全为鳞片状。雌雄同株,单性,球花单生小枝顶端;球果卵形,熟前绿色,肉质,种子长卵形。花期3—4月,果熟期10—11月。
分布:原产华北、东北,目前全国各地均有栽培,北自吉林经华北,南至广东北部、广西北部,东自沿海,西至四川、云南。朝鲜亦有分布。
生态习性:喜光,有一定的耐荫力,亦耐多湿,耐旱,较耐寒。
主要价值:中国最广泛应用的园林树种之一,自古以来即常植于寺庙、陵墓地和庭园中。在名山大川常见侧柏古树自成景物。木材坚韧致密,耐腐,可供建筑、桥梁等用。叶可作线香;种子榨油可食,亦可入药。枝、叶、根、皮等均可用药。

 
植物文化
       侧柏是北京市的市树。
       “柏”字的含义:我国传统文化将不同的方位与不同的色彩相匹配,西、东、北、南、中分别与白、青、黑、赤、黄等颜色相对应。方位“西”对应颜色“白”。古人认为,柏树生长时,其枝叶多指向西方,而“西”与“白”对应,故而名之“柏”。陆佃《埤雅》:“柏之指西,犹针之指南也。”明代魏校《六书精蕴》:“万木皆向阳,而柏独西指。柏,阴木也。盖阴木而有贞德者,故字从白。白者,西方也。”
        柏树斗寒傲雪、坚毅挺拔,乃百木之长,素为正气、高尚、长寿、不朽的象征。柏树在国外是情感的载体,柏树常出现在墓地是后人对前人的敬仰和怀念。古罗马的棺木通常用柏木制成。希腊人和罗马人习惯将柏枝放入死者的灵柩中。是希望死者到另一个世界能得以安宁幸福. 而中国人在死者的坟上及坟地栽柏是寄托一种让死者“长眠不朽”的愿望。柏树常给人庄严肃穆的感觉,故自古以来常栽植于寺庙、陵墓地和庭园中。北京中山公园有辽代古柏已达千年左右,枝干苍劲,气魄雄伟。一个配植很成功的例子是北京的天坛,大片的侧柏和桧柏与皇穹宇、祈年殿的汉白玉台栏杆和青砖石路形成强烈的烘托作用,充分地突出了主体建筑,很好地表达了主体思想。大片柏林形成了肃静清幽的气氛,而祈年殿、皇穹宇及天桥等在建筑形式上、色彩上均与柏林互相呼应,出色地表现了“大地与天通灵”的主题。此外,由于侧柏寿命长,树姿美,所以各地多有栽植,因而至今在名山大川常见侧柏古树自成景物。如陕西黄陵县轩辕庙的“轩辕柏”为轩辕庙八景之一,推算树龄达2700年以上。又如泰山岱庙的汉柏,传为汉武帝手植。古代帝王陵寝之所以种植柏树,就在于柏树长寿常青、木质芳香、经久不朽,除了镇邪避灾的作用以外,还寄托和代表着帝王们以示“江山永固,万代千秋”的美好之意。
        因松与柏在耐寒长青、坚韧挺拔等方面具有诸多相似特点,所以古人多以松柏并列。古代描写柏树的诗歌有很多,多赞咏松柏四季常青,不畏严寒的高洁品质。汉代刘向的《说苑·谈丛》中云:“草木秋死,松柏独存” ;汉代刘桢《赠丛弟》中赞美松柏“岂不罹凝寒,松柏有本性”;“诗仙”李白《古风》一诗中有云“松柏本孤直,难为桃李颜”;“诗圣”杜甫的《古柏行》是咏物诗的名篇,诗写古柏古老,借以兴起君臣际会,以老柏孤高,喻武侯忠贞,表现了诗人对诸葛亮的崇敬之情,并借以抒发了自己愿意报效朝廷但不能用事、壮志难酬的悲愤之情。全诗如下:“孔明庙前有老柏,柯如青铜根如石。霜皮溜雨四十围,黛色参天二千尺。君臣已与时际会,树木犹为人爱惜。云来气接巫峡长,月出塞通雪山白。忆昨路绕锦亭东,先主武侯同閟宫。崔嵬枝干郊原古,窈窕丹青户牖空。落落盘踞虽得地,冥冥孤高多烈风。扶持自是神明力,正直原因造化功。大厦如倾要梁栋,万牛回首丘山重。不露文章世已惊,未辞翦伐谁能送?苦心岂免容蝼蚁,香叶终经宿鸾凤。志士幽人莫怨嗟:古来材大难为用。”宋代苏轼也赞咏过松柏,他的《送杭州进士诗叙》中写到“流而不返者,水也;不以时迁者,松柏也。”
观赏地点:廊坊园、秦皇岛园、山西晋城园、怀柔园、铁道园等。